TOP榜写作榜手机小说

最近更新新书入库全部小说

投稿小说 >> 楚臣 >> 第七百七十三章 战起

第七百七十三章 战起

杨致堂当然知道狮子搏兔当需全力的道理,何况梁军也绝非什么弱小的兔子。

然而没有国诏,诸州州兵是不会接受调动的,更不要说对屯营军府进行全面的动员了。

而长江两岸的常备兵马之中,侍卫亲军的责职是拱卫京畿,特别在梁军的南线兵锋直指金陵城的情况下,轻易不可能离开金陵渡江作战。

除此之外,隶属于禁军体系,除了右龙雀军随郑晖驻守岭南外,此时有左右武骧军、左右龙武军、左右武卫军、左右神武军总计十二万兵马部署于在长江沿岸。

杨致堂他们绕开枢密院,能直接调动的兵马,有编为左右神武军、受信王元演直辖的三万楚州兵马,有赵臻统领驻守荆北随阳的右武骧军,以及一直以来都是寿王府嫡系的右龙武军。

长驻浙南永嘉的左龙武军随着闽东战事结束,已陆续调到江东驻防。

虽然顾芝龙调入京中,不再担任左龙武军都指挥使,但左龙武军目前都指挥使空置,诸都虞候都是顾芝龙的嫡系。

左武骧军明面上看黄虑是都指挥使,张蟓之子张封乃是副都指挥使,但没有枢密院的函令,黄虑要想绕开张封等将,将左武骧军拉上对梁作战的战场,无疑是痴人做梦。

右武卫军还是受张蟓节制,目前驻守襄阳,防御梁金及邓均等地的梁军;而新编驻于岳州、郎州、防御叙州之梁军的左武卫军,乃是周武炳之子周南任都指挥使。

张蟓、张封、周炳武、周南父子说是见风使舵也罢,说是性格软弱也罢,他们向来不参与朝争,总是在形势明朗之后,才能对掌握朝廷大义的胜出者表示效忠。

没有谁指望他们会冒险参与什么密谋,因此周炳武才众望所归,在杨致堂之后执掌枢密院军机之事,而张蟓才能这么多年都屹立不倒。

而此时张蟓远在襄阳坐镇,与北岸的梁军相处也颇为和睦;而周炳武年事已高,多次求去,一心想将枢密院的位子交出来,更不可能在这时候去折腾什么事情。

杨致堂希望初期就能倾尽全力攻入防御空虚的淮西,至少能打开一个漂亮的局面来,除了暗中遣使联络司马氏之外,工作的重心还是主要放在初归中枢还立足未稳的顾芝龙身上。

“朝廷之上还是有颇多声音,希望周枢府之后,用张蟓执掌朝廷军机,想着顾侯出任兵部,寿王爷与信王爷却以为张蟓年迈不说,还与李家有撇不清的牵涉,更着意顾侯执掌朝廷军机要务!”张宪再一次登门顾府,直接将条件跟顾芝龙挑明讲,希望他下定决心,参与这一次的用兵密谋。

知枢密院事与兵部尚书,看似都是从二品的职事,但从前朝晚期以来,军机之事悉由枢密院决之,即便沈漾、杨恩近年来主导对枢密院的制衡,将屯营军府的管辖权归入兵部,但也不能改变兵部从属于枢密院的事实。

顾芝龙面色沉凝,他意识到寿王府、信王府行事在即,却也不可能当场给张宪什么答复。

“寿王爷三天后会在王府摆宴,宴请私密之交,希望顾侯到时候能列席。”张宪致了一礼,告辞离开。

张宪虽然仅是寿王府的宾客,顾芝龙还是起身相送,之后再领着嫡系亲信回明堂商议事情。

“顾侯,张宪的话不错,梁军主力陷在晋南,此时乃是我大楚收回淮西的最佳良机,也是顾侯为大楚建立更大功业的良机,而这机会稍纵即逝,拖延不得。”洗射鹏与其兄洗射声决定投附顾芝龙门下,他们渴望在这一次的淮西战事中,再一次向大楚朝臣证明自己。

洗射鹏、洗射声兄弟二人旗帜分明的,甚至可以说有些迫不及待的表明立场,富耿文则注意到须发皆白的洗英面有迟疑之色。

洗英有十子,曾霸辰州,此时膝前就剩洗射鹏、洗射声兄弟二人。

除开染病身故的二子外,洗英其他六子都是战死在沙场之上,而战死沙场的六子,其中有四人是与上万辰州番勇一起,直接死于武陵军当年的兵锋之下。

要说洗英对君上的仇怨,当然是极深的,但也恰恰是如此,富耿文暗感洗英对君上的忌惮、畏惧也是极深的,要不然数年前也不会干脆利落的放弃辰州,举族内迁了。

“富大人,你以为呢?”顾芝龙注意到富耿文沉吟半晌,似在思虑什么事情,张口问道。

“顾侯是否执意想入枢府?”富耿文问道。

“能入枢府自然是好的。”顾芝龙在嫡系亲信面前,也不需要掩饰什么。要是在嫡系亲信面前,态度还暧昧不明,还怎么指望他们出谋献策?

“顾侯欲入枢府,当应按兵不动,枢府才是顾侯手囊中之物;否则的话,顾侯怕与枢府无缘。”富耿文淡定的说道。

“怎么不出力才能得枢府之位,出力反倒得不到了?”顾芝龙的幼子顾雄畅年逾三旬,这些年一直居于金陵,没有什么作用,性情也颇为急躁,听富耿文如此,他第一个迫不及待的出声质问。

要说顾府之中也分主战派的话,顾雄畅可以说是主战派的中坚力量。

“怎么有此一说?”顾芝龙也是颇为奇怪的问道。

“射鹏将军也说了,梁军主力陷在北线无法脱身,其在滁州仅有两万守军,寿王爷与信王爷联手,外加司马氏蠢蠢欲动,出兵樊良湖西岸,初期还是能斩获一定战功的,但能否真正夺回淮西,将梁军驱逐到淮河北岸去,接下来的战事才至关重要,”

富耿文自然不会提寿王府、信王府出兵有受挫的可能,这话不仅容易暴露他的意图,引起顾芝龙的怀疑,反倒有可能促使顾芝龙冒险一搏,当下就针对顾芝龙最渴望的枢府权柄,分析道,

“而顾侯也说了今日长信宫所发生的事情,可以预料,寿王爷、信王爷一旦用兵,并在滁州境内夺得立足之地,甚至有可能收复棠邑城,解决京畿北面最直接的威胁,在陛下以及黄家的全力支持下,大楚必然会选择对梁国全面开战。到这时候,长信太后、沈相、杨侯爷他们也只能顺应圣心民意。耿文这就要问顾侯了,倘若长信太后、沈相、杨侯爷到时候都选择顺应圣心民意,支持对梁国全面开战了,寿王侯到时候重回中枢是一定的,但寿王侯就真能将沈相、杨侯爷从中枢驱赶出去吗?到时候长信太后的话,在朝中真就变得毫无分量了吗?”

“……”顾芝龙拍了拍脑袋,明白富耿文所说的意思了。

“怎么说,长信太后、沈漾、杨恩到时候被迫支持对梁国全面开战,与我父亲能不能入主枢府,有什么关系?”顾雄畅还是不明白,追问道。

“……”

富耿文也不能数落顾雄畅太蠢,只能继续解释道,

“照张宪的说辞,顾侯参与他们的出兵密谋,一定要长信太后与陛下反目成仇,沈漾、杨恩等人被驱逐出中枢,顾侯才有可能入主枢府。但是,长信太后与陛下毕竟母子,即便在寿王府、信王府出兵之后,陛下亲理政务,也不可能真正与长信太后反目成仇。陛下年少气盛不假,也急欲亲理政务,急于推动对梁国用兵,但陛下怎么都不可能完全忽视对福王、对明成太后的警惕。顾侯此时就参与密谋出兵,一定会被长信太后、被陛下认为与黄家有什么牵连,到时候长信太后、陛下宁可将张蟓请入金陵出掌枢府,也决然不可能用顾侯的。顾侯此时按兵不动,长信太后、陛下到时候要阻止与黄氏有牵涉的人执掌枢府,张蟓又多多少少远水难救近火,顾侯不就理所当然成为顶替周炳武入主枢府的唯一人选了?再不济,太后与陛下就算用更值得信任的杜崇韬执掌枢府,顾侯顶替杜崇韬出领侍卫亲军司大都督,大概也不能算是一个差的选择吧?”

“……”洗英思虑半片,也不得不承认富耿文说得极有道理,这时候也站出来表态道,“富大人的话,很有道理,据我对沈相、杨侯爷等人的了解,到了不得不对梁国用兵的时候,他们是会支持对梁国出兵的。而陛下与沈相、杨侯爷意见逆背时,或会为寿王爷诱导,但陛下与沈相、杨侯爷意见一致,应该没有能离间得了他们。”

顾芝龙点点头,说道:“寿王府三天后的私宴,我就要抱恙难以参加了,到时候洗侯、耿文,你们就代我列席一下……”

…………

…………

十月晋地已经大雪纷飞,江淮虽然还没有溪河冰冻的时候,但也是遍野白霜、寒风劲灌,吹得一江之水清碧通彻。

淮南省九月下旬就向各行社船帮发布战争警告,陆续将楚国各边贸互市点的人手撤回来。

冯翊、韩建吉多次抗议扬楚驻军调动频繁多,斥候多次违背梁楚和议,进入双方约定的缓冲区进行侦察,违背梁楚和议驱役民夫进入缓冲地域修造路桥,军事意图明显。

楚枢密院虽然多次训斥扬楚驻军,要求信王杨元演及诸将约束将卒,不得冲违梁楚和议,扬州、楚州驻军置之不理不说,几乎每天都有朝臣以及州县官吏上书奏请收复淮西、奏请少帝亲政、署理国务。

国子监的太学生们也整日鼓噪喧闹起来,痛斥当年推动和议的郑榆、郑畅、沈漾、杨恩、周炳武等人乃是吃里扒外的梁奸楚贼。

虽然少帝下旨、京兆府巡捕也是暗探四出,严禁市井街巷非议宫闱之事,但香艳之事越是严禁,越是叫好事者兴致高涨,只是私传诸多乱七八糟的消息变得更加隐秘,却也更加不堪。

市井街巷间,还有人将长信太后女扮男装与梁主私游楚境以及梁主将长信太后劫往叙州之事画成册子,甚至还传先帝当年撞见梁主与长信太后偷情才最终与梁主反目成仇,而先帝当年的死也是不清不楚……

身为京兆尹的周启年,也是隔三岔五抓一两人,治以“大不敬”,并以复旨的名义,绕开尚书省,直接将审案卷宗呈接到御案之前。

少帝的性情越发暴躁,看身边的侍宦、宫女稍不顺眼,就便拖下去一顿大杖伺候,半个月内就有五名侍宦、宫女被杖毙,以致张平站到少帝面前都禁不住胆颤心惊。

权柄如割人刀锋,被有心人递到年少气盛、性情暴躁的少帝手里,一旦展示威力出来之后,必然从他身边人伤起。

沈漾、杨恩这时候也深感到当年主张两宫并尊的害处了,明成太后处处作梗,以致他们无法将这把“利刃”暂时从少帝手里取下来。

素来为长信太后视为嫡系、得任鸿胪寺卿专司与梁使接洽之事的蔡宸,因为一件小事被少帝训斥了一顿,便索性告病在宅中休养;长信太后也没有出面挽回。

这也被朝野视作关键性的信号,以为长信太后很快就会陷入众叛亲离的境地,亦有意交权,不再过问国政。

而在明成太后的主持下,少帝开始直接绕过沈漾、杨恩等人,接见少壮派官员,甚至十月初还召寿王杨致堂进宫觐见。

看形势越来越不受控制,十月初旬冯翊、韩建吉最初率领梁国馆的人员撤出金陵,渡江返回棠邑,观望形势的发展。

渡过江后,韩建吉直接赶往洛阳述职,并当面向诸府司及韩谦禀告江淮形势;冯翊与文瑞临在棠邑见过高绍、杨钦等人后,在棠邑停留了一天,又赶往石梁县,去见在石梁县督战的赵无忌。

石梁县位于洪泽浦南、樊良湖西,与楚州南部的东阳县隔樊川河而望。

洪泽浦及樊良湖水域宽阔,楚军水师不占优势,杨元演率领楚州军最便捷的出兵通道,就是从东阳县境内跨过樊川河,进入石梁县。

石梁县以西,与滁州府治永阳相交,乃是五尖山脉北段山区。

目前大梁最大规模的煤铁生产基地,就位于五尖山北山之中,差不多占到当前大梁境内近四成的煤铁产量。

杨元演率楚州军越樊川河东进,赵无忌要确保西侧的煤铁生产基地无忧,不要万不得已之时,就不可能将兵马收缩到城池、军寨之中固守,而放纵楚军大肆往西穿插渗透。

梁楚两军第一战,将发生于石梁城与樊川河之间三四十里纵深区域,这是双方在战前就都能预料到的事情。

虽说大梁在淮南东线合计有两万余众兵马,但淮南行省的东部区域,除了滁州府五县外,还有南面隶属东湖府的棠邑、武寿、亭山三县,需要防守的地域广阔。特别是与金陵城隔江对岸的棠邑城,不仅要防御侍卫亲军的水师有可能会突然发动进攻,还要防备扬州楚军将沿长江北岸西进,必然需要部署一定的兵力以备不患。

加上永阳、浦阳、武寿、亭山等地都要留少量的驻兵,最终赵无忌将能用的精兵集中起来,也仅有曹霸、李碛、卢泽三部一万两千余步骑集中在石梁县境内,迎击随时会越过樊川河进犯的楚州军。

虽说曹霸、李碛、卢泽所部乃是大梁最为精锐的战力,但考虑到杨元演在楚州境内可以征调大量的军户余丁守卫城寨,而他亲自率楚州军倾巢出动,意味着将有三万装备精良、操练有素的精锐往石梁县境内杀来,兵力将是守军的两倍半还多。

冯翊、文瑞临还是担心石梁县的胜负难料。

当然,除了就兵马规模处于绝对劣势之外,守军也并非没有其他的优势。

冯翊、文瑞临对具体的军事防御指挥也无权干涉太多,也就没有耐心参与具体的作战方案制定中去,在萧瑟寒风中登上石梁县城楼之上。

石梁县除了西面、西北五尖山边缘及余脉区域山岭起伏外,境内大多数地域都是平原,站在城楼之上往东望去,更是一马平川。

虽说石梁县以东乃是一马平川,几乎没有地形上的起伏,但不意味着楚军能够像狂风骤雨一般,毫无阻拦的往西面扑杀过来。

站在城楼之上,天气晴碧,似被寒风吹得发白,不借助铜望镜也能将三四十里方圆的地势尽收眼底。

交错的溪河间,到处都茂密的树林、风吹过荒草起伏不起的草浪,不多见的几条土埂道往极目远处延伸,连接着梁楚边境线的几座防御军堡。

石梁县东部地区,夹于洪泽浦与樊良湖之间,千百年来都是水网密集之中。

残酷而年深日久的战事,摧残着这座建县有上千年历史的古城以及附属的土地。韩谦从淮东手里接管石梁县时,编籍民户甚至都不满一万。这种状况,导致石梁县大片土地数十年前就荒废下来,大量的乔木、灌木撒欢似的生长起来。

沟渠长年失修,特别是近年来禹河夺淮入海,洪泽浦沿岸洪水泛滥,使得石梁县以东,早已经变成密林与沼泽、溪河交错的区域。

虽然这些年淮西人口比最低时翻了三倍还多,但淮西东湖、淮阳以及永阳三个核心工矿区主要利用低山丘陵区的丰富水力资源分布,使得淮西新迁入的农耕人口,也主要在这些工矿区的外围安置,而不是直接安置到平原区域。

这种特殊的工矿农耕格局,使得淮西传统的农耕区,即便在人口大幅增涨之后,也未必得到充分的发展。

以石梁县而言,人口从最低不足一万,目前已经快速增涨到五万丁口,但五分之四的人口主要集中栖息靠近五尖山北段山区的县西。

县东区域,乃至棠邑县东部与扬州交界的区域,作为梁楚的缓冲区,甚至有意的一直荒废下来。

石梁与东阳看似仅隔着一条樊川河,但杨元演率楚州军杀来,在沼泽、溪河及密林间行军的通道也仅有极为有限的几条。

在这有限的几条通道上,大梁也修筑有坚固的军堡。

诸部兵马也主要将集中在这几处通道上迎击进犯的楚州军。

当然,楚州军从九月上旬就有大批斥候渗透过来,九月下旬更是征调大量的民夫先在樊川河东岸砍伐林木,拓宽出兵的通道。

十月初八,冯翊、文瑞临随赵无忌赶往前锋线,看到一排排或高或矮的栅墙,在密林、沼泽间层层叠叠的树立着,营寨就修造在土路旁密林开辟出来的空旷场地上。

虽然双方此时都还没有正式宣战,但双方的斥候游哨就开干了。

简陋的大营辕门上悬着数十颗砍下的头颅,早的都已经被风吹干,还依稀还能辩认临死时的狰狞神色——这是曹霸一贯的风格。

“杨元演这些年好不容易攒下八千骑兵,这些骑兵应该不会直接从樊川河方向杀过来,太多的密林、沼泽,骑兵发挥不出战斗力,但杨元演不会不将他手下最精锐的战力,投入对他这辈子来说可能是最后一搏的战事中来,”

曹霸看到赵无忌,嚷嚷道,

“看眼前的情形,他极可能派步卒主力越过樊川河,与我们胶着作战,将我们缠住,然而他这八千骑兵从扬州境内借道,直接杀到我们后面去!你仅留卢泽两千骑兵在后面作预备队,怕是不够——照我的意思,换预备役旅的兵马调到前面来,我与李碛两部后移,在石梁县南部等着杨元演这孙子入彀!”

“杨元演未尝没有盯着我们的一举一动。”赵无忌抓住猩红的大氅,说道。

叶非影骑着一匹白马,穿着红色的袍甲,仿佛一簇火焰在萧瑟的树林间跃动。

曹霸撇撇嘴,看不惯,但也不能说什么,只能装作看不见。

赵无忌眺望着营寨外密林。

虽然入秋后,很多乔木树叶凋落,但还是有很多常绿灌木纠缠生长在林间。

很难想象这片林地,数十年前是肥沃的田野,还能隐约看到不少残破的村寨屋舍分布其间。

入冬后,洪泽浦水位降下来,但江淮雨水充沛,即便秋冬时节,那些被洪水冲刷过的土地,还吸饱着水份,成为随时能将人马陷进去的沼泽。

两军在边境缓冲区,更多是将树木砍伐下来。

这样既能从密林中开辟出足够的空间,还能将树木堆填到稀烂的沼泽地里供人马通行。

作战绝大多数时候都不是简简单单、双方将兵卒拉到空旷场地相互冲杀就行的;战争的结果也不可能在几个冲锋陷阵之后就能出来。

在这里坐镇的曹霸,有参谋部分的辅助,虽然各方面都处理得很好,但他本性上还是更喜欢简单明了的战阵冲杀。

曹霸希望将楚州军的骑兵主力引诱到石梁与棠邑之间的纵深处进行伏击,这样的想法自然很好——即便杨元演不入彀,形势也不会变得更坏。

只是赵无忌要站在更高的层面去考虑问题,他与高绍、杨钦讨论过,他们还是需要争取在最短的时间内,予楚州军重创。

形势拖延下来,对大梁其实是相当不利的。

冯翊、文瑞临从南岸归来,表明金陵城内的主战气氛越发狂热,不及时泼冷水,时间拖延越久,不仅司马氏会派精锐参战,杜崇韬、周炳武、顾芝龙等人随时都有可能投向主派战。

到那时候,他们要面对的就不仅仅再是楚州军、扬州军。

“我们为什么要在石梁腹地诱楚州军入彀?”赵无忌抿起嘴,神色变得更加坚毅,手握住腰间的佩刃,说道,“楚军已经越过樊川河,他们已经挑起战事,我们现在要做的,就是发起反攻,直接杀过樊川河,迫使杨元演的那八千骑兵不得不留在楚州南部拦截我们往东横扫的凌厉兵锋……”

“这个办法好!”只要不窝在简陋的栅墙后,究竟是选择从怎么打,曹霸却是不管。

眼前的地形,不利骑兵作战又有什么关系,骑兵就不能下马厮杀了?

他手下的儿郎,没有那么矫情!

再说杨元演在樊川河以东备战不是一天两天了,樊川河以西的石梁县东部地区,没有几条像样的道路,但只要杀过樊川河,杀入东阳县境内,道路状况要好很多,骑兵就有了用武之地。

喜欢楚臣请大家收藏:(www.tgxiaoshuo.com)楚臣投稿小说更新速度最快。

楚臣最新章节 - 楚臣全文阅读 - 楚臣txt下载 - 更俗的全部小说 - 楚臣 投稿小说

猜你喜欢: 帝国再起我有一座监狱宋缔纳妾记抗战之最强兵王寻唐山沟皇帝万历驾到唐残三国之统帅天下战场合同工新特工学生大清隐龙最强妖孽特种兵王寒门崛起自古红楼出才子大明之雄霸海外乱晋我为王大宋的智慧开海横扫晚清的无敌舰队乱清三国det365有风险吗_det365最快线路检测中心_在det365网赌被黑赢了不给提现怎么办马孟起墨唐红色莫斯科长宁帝军
完本推荐: 嫡长孙全文阅读读者和主角绝逼是真爱全文阅读雇佣兵王横行都市全文阅读异界军队全文阅读大枭雄系统全文阅读中医灵异经历全文阅读求魔全文阅读她病得不轻全文阅读混混小子修仙记全文阅读神医天下全文阅读史前养夫记全文阅读天运贵女全文阅读我的26岁女房客全文阅读星汉灿烂,幸甚至哉全文阅读星际之萌妹来袭全文阅读镇魂全文阅读逆流2002全文阅读山河枕(长嫂为妻)全文阅读活人殡葬全文阅读极品帝王全文阅读
最近更新: 都市之修仙归来混沌天帝诀万古最强宗楚臣神魂丹帝山狼超级小医生我的冰山美女老婆第一狂妃:废柴三小姐det365有风险吗_det365最快线路检测中心_在det365网赌被黑赢了不给提现怎么办之豪门导演都市之魔帝奶爸拜见大魔王文娱不朽我来自三界外det365有风险吗_det365最快线路检测中心_在det365网赌被黑赢了不给提现怎么办之修罗归来北宋大丈夫医品至尊离天大圣仙宫神帝归来篮坛之氪金无敌飞升之前帝霸极品小神医茅山终极僵尸王det365有风险吗_det365最快线路检测中心_在det365网赌被黑赢了不给提现怎么办之完美未来抗日之全能兵王超神道术少帅你老婆又跑了万界最强狂帝

楚臣最新章节手机版 - 楚臣全文阅读手机版 - 楚臣txt下载手机版 - 更俗的全部小说 - 楚臣 投稿小说移动版 - 投稿小说手机站